审美另类的神经病
gosh
/
xpx

幻灯片#

本来已经删了原文 翻备份又翻到了
看完仔细想想单独放出来也还行。

  /

  想到那次老e还是心有余悸,不禁为当时的自己捏一把汗。
 
敖厂长细碎地嘀咕声把老e的注意力往现实里拉着。

“说得好像我还能怪自己似的。”敖厂长冷哼道。

“嗯。”老e还没怎么回过神来,心里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嘴巴就莫名脱口而出了一个字。

  敖厂长回给他一个大白眼,随后起身走到洗碗池边把刚刚用过的玻璃杯冲洗干净,老e忍不住盯着看,杯里还有一些残余的血液,敖厂长往里面注入水,那暗红色瞬间扩散开,像是盛开的花儿,他轻轻晃动杯子,等杯里的颜色再次变纯后才把水倒掉,之后又拿过放在刀具旁的毛巾擦拭干净,最后收回了橱柜里。

  完事之后敖厂长转身,对上老e的视线。

  敖厂长一脸关爱弱智儿童的表情,老e反应过来后倒没什么动作,只是情不自禁地朝敖厂长挑了个眉撇了个嘴。

  妈的智障,敖厂长内心飞过一条弹幕。

  然后他就自顾自地走去了客厅。

  “我没饭吃了。”

  现在老e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向敖厂长提出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自己去买啊。”敖厂长也全神贯注地玩着游戏,过了一分钟才接老e那句话,并且连脸都没侧一下。

  喵的买你妹啊!老e内心咆哮道,他根本就不熟悉这地方,上个星期他也没有出过门,倒不是他不想出去,而是敖厂长不让,老e也曾以死相逼比如“你不让我出去吃饭我饿死怎么办?”然后敖厂长听完不紧不慢地走到一个似乎是杂物房的地方翻出了半箱泡面丢给老e,还说“不想吃厨房还有菜自己去炒。”老e宛若垂死病中惊坐起一般跑到厨房,打开了橱柜,迎接他的是一袋长芽的土豆,一罐散发着迷之气味的米和几个鸡蛋,还有一些其他老e根本不想去看是什么东西的东西,老e险些就抓起鸡蛋朝站在身后的敖厂长砸去了。

  “你不是不让我出去吗?”老e不禁嘲讽道。

  “我他妈是怕你一个人出去给走丢啦!”敖厂长毫不客气地以冷笑回击,“然后发现你脑子还挺好使的,应该走不丢。”

  老e眼角一抽,这到底是想夸还是想骂。

  “可我不认路啊。”老e眨眨眼,像只大狗狗,又说:“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去好了?”

  敖厂长听完立刻暂停了游戏,别过脸来,似笑非笑地说:“你傻了吗,现在是白天。”

  “那撑把伞?”老e问。

  “不行。”敖厂长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以前都是怎么生活的?难道真的是一直宅着?”老e有些不可思议的说。

  “大——概——吧——?”敖厂长敖厂长有些犹豫,于是他微微低头下去嘀咕了什么,老e听不清也听不懂,敖厂长说的是方言,但语速太快了。

  敖厂长总是这样,有时老e和他说话,他说着说着就会不自觉地自言自语起来,应该是在想别的东西?可每次老e问他,敖厂长也只是说“没什么”或者干脆什么也不说。

  “你说什么?”老e还是忍不住问。

  “我说如果有必要出门,我当然是在晚上出去啊。”敖厂长抬起头来回答他,就在老e心里还在庆幸敖厂长看他的表情终于有点良性转变时,他却又换回了那副暴戾的表情,“你刚刚说让我带你出去?”

  老e谨慎地点了下头。

  总觉得对方脸上的戾气更重了一些,老e盘算着要不要对他说“如果你不想我也可以自己出去”这句话时,敖厂长忽然松开了眉头,把眼睛摘下来放在茶几上,手捏着眉心,看了一眼老e最后说道:“那我晚上就跟你一起出去吧,我也挺久没出去走走了。”

  “好啊。”

    老e听了之后一个心花怒放,嘴角笑得扯成了一条月牙,像个得了糖的孩子。

  敖厂长看着他,感觉有些好笑,不明白老e为什么这么开心,便回过身去,戴上眼镜拿起手柄想继续游戏时,老e又说:“那什么时候走?”

  敖厂长抬眼看了看表,估计了一下太阳下山的时间后,就随便说了个时间,老e也开心的答应了。

  老e在门口等了半天,敖厂长才慢慢悠悠地从走廊走出来,他换了身衣服,让老e感觉眼前一亮。

  着实是眼前一亮,敖厂长换了一套白色的衣服,上身是套头衫,下身是运动长裤,上面还有一些荧光绿的装饰条纹,头上还斜着戴了顶鸭舌帽,老e心想他怎么没把眼镜框也换成白色的,后来发现重点似乎不太对,于是他注意到敖厂长穿的明明是套头衫为什么还要再戴一顶帽子?

  “你穿成这样有必要吗?”老e问。

  “当然。”敖厂长伸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竟然还带着手套,“因为天还没全黑。”

  想想也无法反驳,老e也就没说什么,等敖厂长换了鞋,把门口上那三道锁一一锁上之后就跟着他走了。

  顺带一提老e出门前还是带了把伞,即使敖厂长再三强调说用不着,老e还是固执地感觉带上比较好,敖厂长看说不动,也就随他去了,只有一个要求是要带就自己拿。

  老e之前做推销员的时候就知道敖厂长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是老城区,但听敖厂长谈起这个时知道,这里是最近几年才“老去”的,市区还在开发,老e不敢想敖厂长口中的说的“近几年”到底是多久。

  吸血鬼眼里的一年,会不会只是普通人人生命中短短的一天罢了?

  他俩先是坐了半小时的车到市区里,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敖厂长也就把手套脱了下了放进外衣服的暗袋里,老e偷瞄了一眼,心想这手真他喵的白,几乎看不到一点血色,之前怎么就没注意到呢。

  在车上他们有的没的聊了不少,老e发现敖厂长其实还是个很健谈的人,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有相同的爱好;老e好奇地问了敖厂长在这里住了多久,敖厂长只是给了他一个神秘莫测的笑脸,然后伸出了两个手指;关于游戏,敖厂长还提到了他的游戏收藏,表示家里放在外面的那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老e听着他一一列举起来,颇为震惊,敖厂长得意的说不过是当时一发行就买了罢了,造孽啊,老e暗暗在心里咬牙切齿说一定要找个机会狠敲敖厂长一笔。

  车窗外的街景逐渐从灯光昏暗的居民区转变为树立着各种五彩斑斓的霓虹招牌的夜市。

  到站下了车后,老e如释重负般深呼吸了一口气,虽然立刻就被敖厂长嫌弃为迫不及待地想要呼吸汽车尾气,但老e还是忍住没有接着跟他拌嘴,来到异乡的第三周,他现在才有时间可以好好地观察这个城市。

  被钢铁大厦切割出来的夜空 没有一颗星星,但能隐约看见深灰色的云朵,还有红色的飞机信号灯一闪一闪地往前移动,往下看是车水马龙的街道,车辆伴随着嘈杂的车笛声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各色靓丽的广告下走过,从老e身边走过,偶尔有人停下来在某个商店的橱窗前观望,随后离去,有的人举着电话嘴上说个不停,眼神在四处张望,有的人蹲在街边抽烟,黑车司机靠在自己的车旁,时而看看手机,时而抬头向路过的人招揽生意。

  这就是人生。老e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各不相同,他们哭着,笑着、悲伤、痛苦、幸福、快乐,像一珠珠水滴,他们汇集在一起形成溪流,溪流沿着河道流淌,最终会汇入大海。

  老e不是什么交际花,也不太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有时甚至害怕,可每每看到这番景象,他的心里就会涌出一股暖流,让他感到充实,才会有一种自己不是独自一人活在这世界上的幸福感。

  然后老e看见有个白色的人影走到他前面,敖厂长,老e心说这人又要干什么呢,他没有动,看着敖厂长走了一小段距离后,转过身来对着他张口在说什么,老e没听清,旁边的车笛声音太大了,绝对不是借口。

  敖厂长忍无可忍走上前去,给正在发呆的老e胸口上直接来了一掌。

  “真他妈吸尾气吸上瘾了?”

  “我哪有啊!”老e手捂着被打的地方,气愤地回答,“难得出来我就不能多看几眼吗!”

  你那叫看几眼?发呆就发呆好吧!敖厂长暗自吐槽道。

  他催促老e跟他走,老e双手插在裤兜里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不怕走丢了,因为敖厂长实在是太显眼,他们穿过了一个广场和一条步行街就到了超市,期间老e还难得地欣赏起了广场舞,被敖厂长呛说看什么看,你以后有的是时间跳。老e只能愤愤地跟在敖厂长背后朝他竖起中指。

  一进入超市老e马上就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提前准备好的购物清单,然后兴致勃勃地拉着敖厂长在食品区晃悠。

  他们拿了一大堆零食,为了在打游戏时候解馋,几乎要把购物车给塞满了,老e清楚地看到了每一个路过的小孩脸上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可惜最后都被自己爹妈给拉走了。

  之后老e说要去买些蔬菜,于是敖厂长就带他到了蔬果区,就在老e看着备忘录上一列列名字又左顾右看地寻找下手目标时,他看到前方蔬菜架子上有个格子里摆着堆成一堆小山的大蒜,格子上方还悬挂有一个牌子,写着“特价”两个醒目的大字。

  老e猛地想起什么,正打算转身拉敖厂长到另外一边时,他看见敖厂长竟然泰然自若地走上去挑起了蒜头。

  不是说吸血鬼怕大蒜吗?假的?果然身为共产主义接班人还是要相信唯物主义拒绝迷信?可站在他眼前的又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吸血鬼啊。

  老e感觉自己那原本就开裂得不堪一击的世界观更加扭曲了。

  他可是还清清楚楚地记得第一次看见敖厂长“吃早餐”时的情景;敖厂长把血袋从保鲜层里拎出来,老e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包暗红色的东西,估计也就比敖厂长的手掌大一些,敖厂长拿着那包东西在自己手上把玩了一会儿,上面密密麻麻的印满了字,有些是英文,中间还印着红十字的图案,包装的底端还有一个小导口,但敖厂长直接从厨台上拿了一把剪刀剪开袋子的其中一个角,然后就把血液直接从那儿倒进了玻璃杯里,那看上去黏糊糊的液体像果酱似的,在杯底越积越高,在心理作用的强烈暗示下老e甚至觉得嗅到了铁锈味,很浓稠的腥味,死死地黏在他的鼻腔里,让他直犯恶心,忍不住干呕,差点跑去卫生间把昨晚吃的泡面全吐出来,他的脖子也很不舒服,脑内情不自禁地幻想血从割破的动脉里喷薄而出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难看,结果又是被敖厂长揪着狠狠嘲弄了一番。

  那天晚上老e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番,最后结论就是他告诉自己要认清现实,你正在跟一个吸血鬼同居,并且对方完全有下了你然后毁尸灭迹的能力,所以之后的几天老e做什么事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有什么地方引起敖厂长的不满。

  事实上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这完全是多余的,敖厂长虽然说话不算友善,但对老e还是很不错的,只是不坦诚,至少他喜欢和老e一起打游戏,因为老e可以带他,这时候老e可以理直气壮地吐槽敖厂长。

  回到现实,敖厂长正在玩着手里的一颗蒜头,老e才反应过来这货根本就不是在挑拣,敖厂长把手里的那个蒜一块块掰开,放回原处,这样重复了好几次后才罢手,哼着小曲走到另一个架子边上端详起来。

  放过那个白菜吧大兄弟,老e心里默念着,推车走了上去,敖厂长见他过来了,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问老e要不要买白菜。

  老e说可以有,随便挑了几个放进篮子里,然后犹豫了一会儿后,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哈。”敖厂长难以置信地看着老e,“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要听风就是雨。”

“你他妈就别膜了吧,快给我解释一下。”老e说。

“这个说法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本人对大蒜是没什么感觉。”说完,敖厂长随手拿起放在旁边架子上的一个梨,打量了一会儿,又凑近闻了闻,然后装出一副厌恶的表情把它放回原处,“但我觉得没有人会喜欢那个味道吧!”  

  “谁叫你没事去捏它。”老e忍不住大笑起来,敖厂长闭上眼,嘴上还挂着笑,什么也没说,等老e把要买的东西带去打包好拿回来后,敖厂长已经推车走到冰柜那儿了,老e抱着各种大包小包的蔬果艰难地跑了过去,发现敖厂长正拿着一排酸奶,正在看配方,老e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个场景十分好笑——或者说可爱。

  在注意到老e回来时敖厂长有些被吓到了,他放下手里的那排酸奶,看了看老e,又看了看购物车,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待会儿谁付钱?”敖厂长问

  “啊?”老e听了心里一惊,你他妈重点错了吧,你现在该担心的难道不是要怎么把这堆东西带回家吗?谈钱多伤感情啊。

  敖厂长见老e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摆摆手说道;“算了,这次就我来付吧,总不能让你这个无业游民来搞定这些。”

  “谁他妈说我是无业游民了,你爷爷我有正经工作的好不好!”老e马上生气的反驳,差点忘了自己还抱着一堆东西,身体一抖,站在最顶端的西红柿们险些跌落丧命。

  敖厂长又换上了那副嘲讽脸和语气,说:“是,前推销员。”说完,他伸出手从老e怀里的那些袋子中拎了两袋出来放进购物车里,车内的零食包装袋因为收到挤压发出了几声哀嚎,敖厂长又拎了两袋挂在自己左臂上,老e这才感觉轻松了不少。

  “谢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但马上转变态度再次对敖厂长强调:“我说了很多次,那个推销工作只不过是暂时的而已!”
 
  “嗯——”

评论(2)
热度(20)

© CenturyKW秦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