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另类的神经病
gosh
/
xpx

夜深人静#

#就当做是个平行世界
#b612/max
#ABO A瑄O麦注意
#想到啥就写啥的即兴产物
#没有车otz噢 虽然我也想写 但还是比较偏向喜欢腻歪的日常...

/

  徐佩瑄回到宿舍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
  推开门口后一股淡淡的啤酒味扑面而来,宿舍里没开灯,漆黑一片,窗帘也拉着,徐佩瑄吸了吸鼻子,对着还靠在床头玩手机的吴彦博说:“还在玩儿呢,洗过澡了吗?”
  “早洗了。”吴彦博的语气有些弱弱的,带着鼻音。
  徐佩瑄关了门,走过去坐在吴彦博的床边,探头过去看他的手机,发现他是在看上星期的比赛录像。对手是LF,那场比赛是打了个让二追三险胜了。
  “这个不是早就复盘了吗。”
  徐佩瑄伸手摘掉吴彦博的一只耳机,又把他盖在脚上的被子扯起来盖到胸口上,吴彦博没啥动静只是配合着把手抬起来再放下去,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复盘那天我状态不好,有些地方没怎么听清楚我就要了笔记回来再看几遍。”
  吴彦博点了暂停,拿着手机的手指了指床头柜上摊开的一本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还用各种其他颜色的笔圈这画那的。
  徐佩瑄点点头,想起来了,比赛那两天好巧不巧对上吴彦博的发情期,由于长期作息时间紊乱导致他发情期的时间很不稳定,当时就是无奈服用过量抑制剂,害得比赛过后副作用牵着长期积累的各种身体问题一起涌了出来,吴彦博实在顶不住身体的压力请了几天假,这期间都是徐佩瑄在照顾他,最近两天情况有所好转,已经正式回归训练,不过还是要早睡早起,这也是徐佩瑄要求他的。
  “那也要注意休息,现在都一点了,明早又得起不来。”
  “嗯。”
  “空调开太低了吧... ...待会睡着了踢被子不得冷死你。”徐佩瑄说着,手掌就拂上了吴彦博的额头,刚才就听见他说话带鼻音,“别又感冒了”
  吴彦博微微地抬着头,没有像平常那样拍掉或者躲开徐佩瑄的手,反而目不转睛地盯着徐佩瑄的脸,看得他心里毛毛的。
  “看我干什么?”
  徐佩瑄小心翼翼地受回了手搭在床沿,微笑着问吴彦博,虽然之前吴彦博也时不时的就爱盯着自己看或者傻笑,但现在徐佩瑄的鼻腔里充斥着吴彦博那啤酒味信息素。
  “我在想我老婆真他妈好看。”
  吴彦博用认真的语气忍笑着说。
  “好好好,你老婆你老婆。”徐佩瑄被他逗笑了,不知道以前是谁一边哭一边求自己——咳。
  “瑄儿。”
  “哎。”
  “你知道我刚刚在想啥吗,我在想徐佩瑄怎么开始对我这么好这么温柔了,刚才男友力要爆表了都。”吴彦博换了个姿势侧躺在床上同他说话,手机被晾在一边。
  “我记得我一直都很温柔... ...在应该温柔的时候。”
  徐佩瑄捏着下巴装作若有所思的说,完了细长的凤眼轻轻一挑,询问似的看向吴彦博。
  暗示的意味?
  “啊,我们瑄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话了,可以啊。”吴彦博脸不红心不跳反而拿他打趣道。
  “... ...行了吧你,睡觉了,我去洗澡一会儿就会回来。”
  说完徐佩瑄一把扯过被子盖到吴彦博头上揉了几下,然后拿上衣服毛巾在吴彦博的笑骂声中开门溜了。

  徐佩瑄回来时吴彦博还在躺着玩手机,双手举着手机,一松手就会砸到脸上的那种姿势。
  徐佩瑄放好了毛巾,转身把门锁好就直接爬到了床上,从吴彦博那边扯过一大张被子盖上,然后又直接拿过他的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说:“睡吧。”
  吴彦博全程无反抗,其实也是真的困了,还非要玩手机等徐佩瑄洗完澡回来,随着脚步声的靠近,房门一开就立刻闻到熟悉的清香,徐佩瑄刚一躺下就被他一把抱住,头埋在对方颈窝处深吸了一口气。
  徐佩瑄的信息素是一种茶的味道,但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他也不知道具体是种什么茶,反正吴彦博说好闻。
  徐佩瑄慢慢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一只手环上吴彦博的背也轻轻地抱着他,两种信息素在空气中逐渐交融的味道让徐佩瑄瞬间放松不少,吴彦博吹在颈窝上的鼻息开始变得平稳又微弱起来,看来是睡着了。
  徐佩瑄的手摸上那白色的脑袋,摩挲着,嗯,一点也不软,还扎手。
  一边揉着吴彦博的头发一边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

  刚建队时吴彦博和徐佩瑄因为ao的关系分在不同宿舍,身为一名正直的alpha,平常徐佩瑄和吴彦博待在一起时都时时刻刻收敛着自己的信息素,只有吴彦博不在身旁时才敢放松下来,没有顾及,反正除了吴彦博以外队友都是beta。
  他们俩属于元老级队员,相处融洽关系好,好到其他人总是默认这俩人是情侣关系,也是,走哪儿都黏一起,吃饭一起吃,抽烟一起抽,偶尔还会躲在某处小角落里咬耳朵笑嘻嘻地不知道在盘算啥,就差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了。
  嗯。
  之后教练就告知了宿舍调整的情况,这俩人还真就一起住了,原因是什么大家自然也都心照不宜,默默地为之后可能要被闪瞎狗眼做好心理准备,只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的心里都有种一块石头终于落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确认关系后俩人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秀的时候再也不隐晦了,比如说有一次杨君毅同学不小心听到徐佩瑄和吴彦博在对某次生理行为拌嘴,幼小的玻璃心收到严重打击,他真的不是有意偷听的,谁叫这俩人在哪里说不好偏偏要在卫生间门口而杨君毅就偏偏在上厕所,而且他们说的很大声。
  造孽哦,杨君毅非常震惊,然后跑去和其他哥哥们吐槽起来。
  早已给心灵之窗带上隐形的墨镜的唐时俊表示:“早就习惯了。”
  ???真是辛苦你了唐时俊同学。

  然而徐佩瑄并没有标记吴彦博。
  这是某次徐佩瑄和唐时俊闲聊时谈起的,唐时俊非常不解。
  “因为他还不想,我也觉得不用这么急。”徐佩瑄解释。
  为什么听起来像是在说要小孩的问题。
  唐时俊内心吐槽道。
  “反正现在我们现在都待在一起啊。”徐佩瑄耸耸肩说,“而且max现在也还是会用抑制剂的,基本没我什么事,大概也就晚上睡觉要抱着吧。”
  你大爷。
  唐时俊莫名其妙又被塞了一嘴狗粮,终止对话后马上拿出手机找女票求安慰去了,谁没有对象似的切。

  都是挺久以前的事了。
  徐佩瑄快要睡着时吴彦博好巧不巧地翻了个身,动作把抱着他的徐佩瑄给弄清醒了,刚背过去没几秒手又摸回去抓住徐佩瑄的胳膊搭到自己腰上,没动静了。
  “nmmp。”徐佩瑄骂了一声,心中莫名起火,想着老子睡不着你也别想睡,放在吴彦博腰上的手使坏地掐了一下,最骚的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徐佩瑄又使劲儿捏了几下,连另一只手都用上了,才听到从吴彦博哪里传来几声不瞒的哼哼。
  “徐佩瑄你在干什么... ...”含糊不清地问了一句,伸手想把徐佩瑄的手扯开,反被对方抓住,十指扣在一起。
  另一只手撩开衣服的下摆摸了进去,捏了一把小肚子。
  “现在太晚了,我累。”吴彦博一个激灵,以为徐佩瑄来兴致了马上求饶似的说。
  “我睡不着,都是你害的。”
  徐佩瑄愤愤地说,扣着的五指使劲儿地抓了抓,像是在发泄不满。
  “你睡不着干老子屁事。”
  “你动作太多了。”
  怪我咯?
  “你不睡我还要睡啊,别折腾了。”
  吴彦博抱怨一声,懒得继续搭理徐佩瑄,任凭对方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等到徐佩瑄终于安分了之后才翻身过去钻进他怀里。
  徐佩瑄又醒了。
  “吴彦博我cnm。”
 

   ——完——

 

评论
热度(13)

© CenturyKW秦間 | Powered by LOFTER